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几分钟后

2020-05-18 12:33

“不多来几张啊?你看这些都不错啊。”摄影人趁机为游客翻看着相机中的照片,两名游客在相机中又选中了10多张照片。很快,薄薄一沓的照片被递到了游客手中,游客数着照片张数,随手递出了50元。

记者准备拍下摄影人与游客的一起冲突时,一个戴着太阳镜的摄影人狠狠地拍了记者肩膀大声呵斥:“赶紧走,瞎照什么。”见记者有些迟疑,摄影人便开骂。

张先生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十多个背心上写有“新时代摄影”的摄影人将他从警务站门前拖拽到鸟巢a口外的新时代照相亭中。“在被拖拽过程中有一名女性商贩将我的眼镜摘掉,到达店面后又将本人所带的所有相机存储卡夺走,夺走后删除了全部照片。在我一再央求下最终才将删光照片的存储卡归还,回家后我用软件恢复了其中所有的照片。”

本报记者 赵喜斌

一旦游客有意向,摄影人便会跟在身边,向游客介绍两侧所能拍摄到的景观,“我再送你一张,10块钱5张怎么样?”摄影人信誓旦旦地保证,只收10元钱,没有其他收费。

在刚刚蒙骗游客190元钱正规照相亭前,穿着新时代摄影背心的摄影人举起相机,又有几名游客抬起双手在鸟巢前留影。j209

“双手向上翻,哎,笑一下。”摄影人与游客站在景观大道上,拍摄着鸟巢与水立方等景观,游客双手平举、侧举,直至举过头顶,摄影人不停地摁下快门。

遍布于鸟巢周围的摄影机构是否正规?摄影团伙如何抱团恐吓游客?在鸟巢外摄影人的江湖中,威胁与蒙骗是时常需要的手段。

奥林匹克公园3号安检口向北,经过鸟巢、水立方等建筑,直至北侧的6号安检口,景观大道两侧共有14个北京新时代摄影的照相亭以及9个新奥摄影的照相亭。每个照相亭外,都聚集着10名左右的摄影人,或坐或站,见有游客便会拎着照片样片迎上去。

一名保安见状连忙报警。警察在照相亭附近寻找张先生,而此刻他被多人控制住在亭子中,“他们不许我出声,一直等警察离开才放我走,一直跟着我,直到我离开公园才放手。导致我肌腱断裂,打了夹板固定,医生建议需要静养4到6周后卸下夹板再做手指弯曲恢复。”奥林匹克公园内的一名保安证实说,摄影人与游客经常发生冲突,他们只能偷偷帮游客报警。

在一次摄影人与游客的冲突中,摄影人拿起电话说了一句:“过来吧。”几分钟后,七八名头戴棒球帽、太阳镜的男子出现在照相亭外,大声呵斥并推搡游客,要求其付钱买下160元的照片。

在每个照相亭的玻璃上都贴着一张《园区照相亭经营活动承诺书》,其中规定:承诺人的照相亭服务项目明码标价,提供照相及冲印服务前,为游客统一开具游客照相确认单。公园内的广播提醒游客不要轻信黑照相人员,应去正规照相处。

奥运景观大道两侧,有两种不同的照相亭,一种黑色的亭子上写着“新奥摄影”。另一种照相亭为粉红色,亭子上面的白字写明“北京新时代摄影”。

记者在鸟巢的4个小时中,共目睹6起因照片价格异议而发生的言语甚至肢体冲突。“这种冲突天天都发生,骂几句威胁威胁算轻的,弄不好还得挨几下打呢。”照相亭旁的一名商户说,大多数游客都只能交钱了事。

照片10元4张

发现被拍便抢相机要打人

奥林匹克公园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了解这种对游客的蒙骗以及威胁,游客遇到问题时可以通过警察进行解决。公园内一名警察表示,多数情况也是进行调解,让商家根据游客需要购买照片,而不能强买强卖。

地铁奥体中心b出口向北,穿过进入奥林匹克公园3号安检门,二三十名手握照片的人便会围拢过来,几乎每人脖子上都挂着一部相机,逢人便问:“照相吗?4张照片10块钱,鸟巢、水立方、玲珑塔、盘古大观都能照进去。”

出安检门继续向北,道路两侧的摄影人沿街而战,同样手拎照片样片,脖子上挂一部相机。烈日下,不停地招揽着游客拍照,喊出的价格同样为10元钱4张照片。

通过北京市企业信息网查询,两家摄影机构分属北京新时代摄影公司与北京新奥物业有限公司商贸分公司,其中新奥物业有限公司商贸分公司的经营项目中并未包含摄影、扩印服务。

自称“这摄影的90%是东北人”

进入景观大道中,道路两侧聚集着20多个照相亭子,每个照相亭前都会聚集着10名左右挂着相机,拎着照片的摄影人。

两名游客不停地摆手,起身表示:“如果不是10元4张的照片,我们就不要了。”此前一直笑脸相迎的摄影人马上瞪着眼睛说:“你玩什么呢?洗出来了你不要了?”他的一声喊,立即过来七八个人围住两名游客。“不把钱交了你们就别想走。”摄影人起身走进照相亭,狠狠地关上门。

“我从有鸟巢的时候就在这照相,在这好几年了。”一名老家辽宁的新时代摄影的摄影人说,在这里的摄影人90%都是东北人,“都是朋友之间带过来的,也没啥技术,只要把人和鸟巢都框进去,做几个动作就行了,后面还有人用电脑调呢。”

张先生无意中拍摄下这伙人,但被发现了。他便向玲珑塔方向走去,转身发现多名摄影人跟在自己后面。张先生跑向了志愿者岗亭东侧的警务站。“可能是周末,报案的比较多,当时并未找到警察。”而此时已有十多个摄影人将他围住,并开始抢张先生的相机,“抢我的相机并恐吓我,说如果不交出相机就不客气了,要打人。”

一个寸头男指着男游客说:“这儿有女士,我给足你面子,痛痛快快地把钱交了。”女游客央求着摄影人便宜一些,负责拍照的走出亭子,“给你们算10块钱1张,一共19张190块钱,赶紧拿钱。”男游客只好无奈地交钱离开,“真没想到在鸟巢前面都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骗人。”

“一张照片我们多的能提七八块钱,少的有一两块钱。我们都是一家公司的,有一些还是老乡,谁出现情况了,一个电话我们就都过去。戴着帽子和墨镜,这样摄像头就拍不清我们的脸,要真是报案了我们也都躲了。”在他看来,在他们的圈子里,这种互相帮助既是帮了别人也是帮了自己,“别人有事儿的时候我到了,我有事儿的时候别人才能过来。”

游客变换着不同姿势,快门不断摁下,而到了相片打印时,说好的10元4张却突然变成了5元一张、15元一张、25元一张……如果游客坚持只打印10元4张的照片,摄影人便会叫来其他同伙对游客进行辱骂、恐吓直至肢体冲突。多数游客只能交钱了事,10元的照片变成了一二百元。

4小时6起推搡辱骂游客

拍摄完成后,摄影人将游客带回到景观大道两侧的照相亭中,将拍摄的照片先行打印出几张给游客看效果。几分钟后,照片打印完成,“看看怎么样?效果不错吧?”摄影人为游客翻看着照片,两名游客点着头。

“这个是15元一张的,是8寸的。”摄影人提高音量提醒着游客。“不是10块钱4张吗?”游客手中的50元在风中飘动。摄影人拿出摄影样片,指着样片中一张手机大小的照片说:“这个是10块钱4张的。”

变成15元1张

刚一过奥林匹克公园南端的3号安检口,一群脖子上挂相机的摄影人便围拢过来,手中的照片样片伸到游客的鼻子底下,“照相吗?这些景点都能照进去,十块钱四张。”摄影人用手指着照片中的鸟巢与水立方。在摄影人手中的样片中,照片尺寸有大有小,但在介绍中,摄影人的手指一直落在最大的照片上。

几天前,张先生带朋友去鸟巢游玩。在拍摄鸟巢侧影时,他无意中目击了十几个戴着帽子和白口罩的人正围攻两名游客,“两位外地游客都是老人,被十多个年富力强的收费拍照的人围攻,其中一个体态较胖戴草帽和口罩的红色格衫的女子掌掴老太太。”张先生说,一个头戴绿色红星帽的摄影人则辱骂着男性游客,多人推搡辱骂两位老人,两位老人只得吃亏走人。

网站统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