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溪水冲击着一座小房子里的两个经筒

2020-01-16 11:52

告别森土库村时,天已近暮色,色荣藏布在两岸雪山的映衬下,依然清亮明净。其实,多想停下步来,去到色荣藏布边,品尝一下河水那甘甜的滋味呀!(《拉萨河纪行》采访组记者 彭月圆 张晓明 杨正林 谢伟 白晓丹)

从嘉黎县绒多乡秋赤库村沿着色荣藏布往东行驶大约5公里,就是森土库村所在地。走进村庄,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从村前蜿蜒而过的色荣藏布,视线就被一道独特的风景给吸引住了。只见一个个上了年纪的男人都头戴毡帽,梳着两条细长的麻花辫,自然地垂到胸前,头发花白,辫子也是花白,有的还夹杂着一缕红丝线,十分惹眼。

“房子是10年前建的,花了70多万元,现在有些旧了。”门巴笑了笑。他告诉记者,他家现有100多头牦牛,每年牦牛产仔后,他就会把较老的牦牛拉到拉萨或者那曲卖掉,这也成了他家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去年秋天我卖了34头牦牛,平均每头卖价在7000元左右。”记者算了算,仅牦牛这一项就为门巴家带来23万余元的收入。据桑登顿珠介绍,森土库村还产贝母和虫草,每年也可为村民们带来一定收益。“现在的森土库村已不再是从前封闭落后的森土库村了。”

怎么走:森土库村距嘉黎县城约160公里,可自驾或包车前往,也可从墨竹工卡县自驾或包车前往,距离约160公里。

吃什么:森土库村是纯牧业村,酥油茶的味道非常香醇,酸奶、风干牛肉等也是不可错过的纯正传统美食。

森土库村村委会主任桑登顿珠看着这景象告诉记者,以前森土库村非常封闭,十分落后。夏天,人们和牲畜过河只能用牛皮绳做成的溜索,经常有牲畜掉进河里被水冲走;冬天,河面结冰了,人和牲畜就小心翼翼地踩着冰过河。后来,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不仅修建了从森土库村通往嘉黎县城、墨竹工卡县的公路,还在色荣藏布上架起了吊桥。“再也不用担心牲畜掉进河里了。”桑登顿珠说,不仅如此,由于新农村建设,现在绝大多数村民都住上了安居房,用上了电。“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喝色荣藏布河水长大的,为了保证水质,国家还为我们在村里修建了垃圾场和公共厕所,这色荣藏布的水是越喝越甜了。”

再次回到村里,站在色荣藏布边,河水滔滔,一群牦牛从河上的吊桥从容走过。

与村民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进了门巴家里。这是一幢两层楼的砖石建筑,院子里停着一辆小车,门窗和屋内都是雕梁画栋,传统的藏式家具做工精致,上面摆放着大屏幕电视机,家具一旁是一台电冰箱。

当年格萨尔王征战来到森土库村,由于交通闭塞,山高路远,到达森土库村时已是人困马乏,于是就在森土库村驻扎歇息。“村子东面几公里处的那块巨石就是格萨尔王当年的拴马桩,再往东走不远有条从山上直流而下的小溪,就是格萨尔王的饮马处。”在门巴的带领下,采访组来到传说中的拴马桩前。那是两块巨石的杰作,从正面看呈方形,中间有一个洞穿的小孔,从侧面看则像一座突兀的小山,孤零零地矗立在路边。离拴马桩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溪,溪水冲击着一座小房子里的两个经筒,最终流入色荣藏布。据说,不论天气多么寒冷,溪水都不会被冻住。“这都是因为格萨尔王的缘故呀。”门巴不无感慨地说道。记者看着门巴,虽然像女人一般梳着两条麻花辫,却并不减他男人的气概,这也许是从小接受格萨尔王英雄传说熏陶的缘故吧。

森土库村位于色荣藏布岸边,格萨尔王的传说随着色荣藏布河水在村前蜿蜒流淌,高亢嘹亮的牧歌在河岸的高山间荡漾,千百年来喝着色荣藏布水,森土库村的村民热情善良。

看什么:拉萨河上游色荣藏布从森土库村蜿蜒而过,村子东面不远处还有格萨尔王拴马桩、饮马处等景观,村里老人的麻花辫也是一道独特风景线。

“我们村以前的传统是男人结婚后都要梳两条麻花辫,不过现在村里的年轻人见多识广,都学城里剪短发,只有我们老人还保留着辫子。”今年69岁的老人门巴抓起一条辫子伸到记者面前,略有遗憾地说。而至于为什么男人结婚后就要梳辫子,这传统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围观的村民都摇头表示不清楚,只有门巴略作沉思后说,也许是从格萨尔王那时开始的吧。村民们都笑开了,门巴却一本正经地讲起了村里有关格萨尔王的传说。

网站统计
RSS